年度盤點 | “十四五”開局之年慈善事業高質量發展回顧及走勢分析
2022-02-21 2270

一、2021年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發展亮點

(一)第三次分配列入基礎性制度安排,公益慈善迎來重大發展機遇

2021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強調,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系,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第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中共中央 國務院印發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等文件,提出鼓勵引導高收入群體和企業家向上向善、充分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探索各類新型捐贈方式等新要求。第三次分配列入基礎性制度安排,為公益慈善事業賦予了新的歷史使命與更高的定位,公益慈善迎來重大發展機遇。

2021年,我國慈善組織繼續發展壯大。根據民政部2021年第三季度民政統計數據,全國共有社會組織90.2萬家,其中社會團體37.4萬個,民辦非企業單位51.9萬個,基金會8733家。另據2021年民政部第三季度例行新聞發布會發布的數據,全國登記認定慈善組織9288個。

 

(二)慈善法修訂工作啟動,地方慈善立法有序推進

2021年全國兩會結束后,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啟動慈善法修訂工作:3月26日,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在北京召開慈善法修訂工作專家座談會;6月,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委托民政部、北京師范大學等五家單位,開展起草慈善法修訂草案(建議稿)及收集行業意見等工作,探討第三次分配理論、財稅政策、公益慈善事業發展、慈善募捐與網絡慈善等議題,研究提出新發展階段慈善法實施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新對策。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1年年底,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江西、陜西、山東、山西、湖北、湖南等11省份出臺慈善法配套地方性法規或規章。

 

(三)慈善組織等社會力量持續深入參與基層治理和鄉村振興

慈善組織等社會力量除了在扶貧濟困、扶老救孤等傳統慈善救助領域持續發力,在家庭家教家風建設、農村廁所革命、垃圾分類和基層治理等方面也發揮了積極作用。截至2021年2月,北京市累計動員1.4萬余家社會組織開展垃圾分類活動3.8萬次,覆蓋334萬人次。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1年年底,湖北省慈善總會“幸福家園”村社互助項目實施三年,累計籌款突破5.4億元,激活全省17個市、州村社互助基金超1.3萬支,發布村(社區)慈善募捐項目近7000個,參與村(居)民超20萬。

 

(四)慈善捐贈、社會互助等成為中國特色醫療救助體系的有效補充

《“十四五”全民醫療保障規劃》《關于健全重特大疾病醫療保險和救助制度的意見》等文件提出構建重大疾病救助工程,發展壯大慈善救助,促進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發展和平臺間慈善資源共享,促進三重制度綜合保障與慈善救助、商業健康保險等協同發展、有效銜接,構建政府主導、多方參與的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99公益日期間,疾病救助領域項目共獲得超過10億元企業和公眾捐款;近三年,200余家慈善組織年均募集資金及藥品總額超過300億元,水滴籌、輕松籌等個人大病籌款平臺年均籌款總額均超過100億元。慈善救助和醫療互助已成為我國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的有效補充。

 

(五)慈善信托向品牌化發展,助力家族向榮、財富向善

2021年,全國范圍內單筆規模最高的慈善信托“中信信托·2021芳梅教育慈善信托”在北京市民政局備案,財產規模20001萬元,委托人為張一鳴、龍巖市慈善總會,用于推動福建龍巖教育水平和高素質人才培養。平安信托、平安普惠、平安租賃等子機構或聯營公司,通過平安集團生態協同成立國內首只碳中和慈善信托“平安碳中和綠色金融發展慈善信托”,積極響應國家“3060”碳中和目標,探索“金融+公益+碳中和”,打造特色公益金融模式。

2022年1月18日,中國慈善聯合會與中國信托業協會首次聯合發布《2021年中國慈善信托發展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國累計慈善信托備案達773單,財產規模達39.35億元。其中,2021年設立慈善信托共計227單,財產規模5.71億元,較上年增加32.48%。從信托目的來看,慈善信托除關注扶貧、教育、環保等傳統慈善領域外,新增鄉村振興等領域,充分展現了慈善信托的靈活性優勢。

 

(六)社會力量積極參與應急救災,充分發揮專業化優勢

在河南及山西洪災、東北及內蒙古雪災應對中,社會力量積極捐贈物資。此外,來自全國各地的專業救援隊伍、各級慈善組織、社會工作服務機構、志愿服務組織充分發揮了社會化、專業化和群眾性優勢,與政府密切合作、協同救災,在一線開展應急救援、防疫消殺與災后重建等多方面工作。

據河南省民政廳不完全統計,截至2021年8月8日,河南省各級慈善組織、紅十字會共接收捐贈款物85.88億元。截至2021年10月13日,山西省民政部門和各級慈善組織接收捐贈款物累計2.75億元;全省參與一線救援的社會組織數量有96個,其中專業救援隊71個、志愿服務組織11個、社會工作服務機構4個、行業協會6個,直接參與一線救災的人數達5401人,動用各類救援裝備1428臺。

災害發生后,廣大社會組織充分發揮自身優勢,鏈接各方資源,因地制宜開展了很多公益項目。如,河南洪災、通遼雪災發生后,中國扶貧基金會開展以工代賑項目,發揮受災群眾能動性,參與災后重建,同時也解決了部分受災村民因災致貧的問題。

 

(七)企業積極參與互聯網公開募捐平臺建設及鄉村振興等議題

截至2021年底,共有30家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為慈善組織提供公開募捐信息發布服務,其中21家平臺由企業運營,7家由基金會運營,1家由社會團體運營,1家由民辦非企業運營。截至2021年11月底,30家平臺年度募集善款總額為87.5億元,帶動7.7億人次參與捐贈,較2020年20家平臺年度募集善款總額的82億元增加5.5億元。

2021年以來,在全國工商聯等部門的帶動下,黑龍江、重慶、云南、河北、內蒙古等省份陸續啟動“萬企興萬村”行動,引導動員民營企業通過公益幫扶和投資經營相結合等方式助力鄉村振興。例如,截至2021年11月,河北省共有1.41萬家民營企業參與“萬企幫萬村”行動,投入資金166.35億元,惠及180.29萬脫貧人口,幫扶1.9萬個村。騰訊公司繼投入500億元啟動“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后,再次增加500億元資金,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阿里巴巴集團啟動“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動”,將在2025年前累計投入1000億元,助力共同富裕。

 

二、2022年公益慈善事業發展趨勢

(一)修訂后的慈善法有望出臺,公益慈善法律政策體系將更加完善

慈善法修訂草案有望于2022年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慈善法修訂工作在完善頂層設計的同時,也將回應近年來互聯網慈善、應急慈善、社區慈善等領域在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為促進社會主體更順暢地開展公益慈善事業提供根本性的法律保障。此外,為鼓勵企業主體發揮更大價值,推進我國財富結構和形態“向善”轉型,在公共政策的頂層設計上,遺產稅、贈與稅、房產稅等稅收政策以及社會組織管理、政府購買公共服務、慈善信托行業監管等配套措施有望納入重要議事日程。

 

(二)億元及以上捐贈頻現,慈善捐贈邁上新臺階

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以后,生產力高度發展,福利制度逐步完善,保障程度不斷提高,社會大眾的慈善心和公德心將會在高質量發展階段出現噴發。尤其對富裕起來的人群來說,投身慈善的需求更加迫切,他們也希望為財富找到更好的出路。例如,福耀玻璃創始人曹德旺通過其創辦的河仁慈善基金會捐款100億元籌建福耀科技大學;中靜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出資3.5億元人民幣,成立浙江工商大學英賢專項基金;大北農集團董事局主席邵根伙以個人名義向廈門大學捐贈1億元,等等。

在新發展階段,向好向善已經成為經濟與社會發展的重要追求。國家正在大力推進公共服務的建設,企業等各方社會力量需要與政府及社會多進行良性互動,將自身的理念、使命與社會的需求對接融合,充分發揮企業基金會和家族基金會的靈活性優勢,進行一系列的社會創新,以期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三)社會服務需求成為慈善發展動力,社區慈善將是慈善領域下一個增長熱點

“十四五”規劃和《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中提出,要壯大志愿者隊伍,搭建更多志愿服務平臺;創新社區與社會組織、社會工作者、社區志愿者、社會慈善資源的聯動機制;完善基層志愿服務制度,大力開展鄰里互助服務和互動交流活動,更好滿足群眾需求。

高質量發展階段,社會大眾基本生活的物質性消費需求能夠得到系統滿足,社區治理、養老服務、弱勢群體關懷等生活服務性消費的需求開始全面升級。在一些發達國家,從事公益慈善事業的人數占總就業人數的10%,公益慈善事業創造價值達到GDP總量的5%,與之相比,我國公益慈善事業發展潛力巨大。未來,公益慈善事業可以通過進一步與社區街道、居委會等基層治理體系結合,加強民生領域的互動合作,提供經常性的社會服務;在提高社會服務水平的同時促進社區慈善的發展,在解決社會問題、激發社區活力和提高社區凝聚力等方面嘗試走出一些創新道路。

 

主筆

■ 王海倫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

慈善研究中心高級政策分析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