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機構介紹
首頁
院長專欄

導語

 

面對上海嚴峻復雜的疫情形勢帶來的抗疫和物資供給壓力,專業人士為抗疫出謀劃策。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近日對話中國之聲《新聞有觀點》,并表示“抗疫不是政府和社區的獨角戲,需要加強各層面溝通,形成多種形式的互助行為”。以下為節目對話內容整理稿。

 

以下為《新聞有觀點》對話整理稿

 

《新聞有觀點》:王院長您好,經常跟您講公益話題,也經常聽您的觀點,其實我們好多人好像對公益的理解,就是大家一起去出力,幫助有需要的人。這次節目當中我們講了一些故事和案例,這些普通人他們其實自己也受困于疫情防控的要求,或者也有物資短缺的難處,但他們通過這些小方法幫助提升系統的效率。所以想問問您這算不算也是一種公益呢?

 

王振耀:這算是一種公益,應該屬于中國特色的公益的重要表現。因為中華文明的鄰里互助,包括天下為公,就是遇到一些大的災難的時候,大家都是發自內心的互相幫助接濟,甚至在非常封閉的空間里,大家也在想很多有利于鄰居、社區,有利于國家的很多小事情,我覺得這個算公益,并且是展現了中國這種天下為公的這樣的一種公益品格。

 

我覺得特別好,這展現出很多普通人在疫情的困難中還想到面前的生活要怎么改進,面前的哪些技術還有哪些細節可以改進,這恰恰是我們民族凝聚力非常重要的體現。

 

正是通過這些很小的生活的改進,才會化解我們很多的大問題,很多社會矛盾就是在日常的這種交往中,通過大家的互相理解溝通,很快就會化解了。我覺得這些普通人的這些細膩的行為,它恰恰匯成這樣一種巨大的力量,我們中華民族大家庭才能夠持續幾千年。

 

所以我特別看重這種公益,我過去把這叫做平民公益、平民慈善,其實就是這些普通人很細膩很小的這些行為,很多一點點的奉獻加起來可不得了,我覺得這是普通人做公益的一種最好的方式。

 

 

《新聞有觀點》:這種故事里面給您留下比較深刻印象的,或者您覺得比較特別的是什么?其實我們今天也講了好幾個故事。

 

王振耀:在這幾個故事中,我特別能感受到他們是如何想到讓社區檢測核酸速度更快,各種各樣的這些奉獻就是典型的為國操勞,為社會操勞,為社區操勞。他們想到的不只是自己,而是想到從技術上來改進,想到如何讓效率更高。這就是上海抗疫的上海特色。上海應該說是我們最早的有大工業產業工人的地方,產業工人整體比較強,熟練工也比較多,又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文化。

 

他們想到了技術改進,又是帶有很強的中華文明的傳統,想到的是互幫互學,想到的是普及。我看完這些故事我很感動,我覺得這是社會的活力,這也是我們抗疫工作能夠順利推進,它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社會依托。

 

 

《新聞有觀點》:所以也想跟您聊聊下一步的推進,您剛才也評價說這些普通人他們的這種做公益的方式可能是最好的方式,它讓局部效率得到了提升和改善。而且他們也想推廣這個事情,比如我們今天節目跟華師大的一位教授聊,他們給自己小區做的這種配送的優化模型地圖,其他的小區想用可以跟他聯系,他也有一些學生幫助其他的小區正在畫地圖,但這個時候比如說這些普通人的創舉,我們怎么可能讓它惠及更多的人,更大的面,有沒有更便捷的渠道呢?

 

王振耀:我覺得首先要感謝央廣,你在介紹的時候就是在全國倡導這樣的行為,其實你們這樣的設計就是一種推廣,你們也在做公益,坦率的說,這是一個用國家的媒體作為平臺來展示這些普通人,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倡導。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渠道,特別重要的渠道,這也是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個優越性的體現,這就是很生動的體現,是大家共同在釀造這樣一個機制。但具體在技術上,我還有一些補充性的建議:

 

第一個,我覺得可以運用我們現在的抖音,或者是運用其他的社會媒體的這種手段,用更方便更通俗的形式來傳播,掌握現代的手段來發聲。

 

第二個,可以運用一些朋友群,簡單說說這些好的做法。有的教授們不好意思,就覺得自己的發明可能很小,但是不要緊,我覺得要用現代的這些科技信息技術手段。

 

第三個,我覺得要有一些社會組織、社區組織來傳播。我認為應該算是一個社區的重要發明,應該告訴他們可以借鑒,另外也可以作為社區的成就,因為它解決了很多社區具體的問題,通過這樣一個組織系統也可以來展示。

 

我知道有好多社會組織也參與了整個抗疫行動,如果這些社會組織都知道的話,知道的更多,傳播得更廣,然后這樣就能來形成一個網絡狀的這樣一種學習機制。我覺得像這樣一個小小的發明就能很快地在全社會得到傳播,然后大家就會學起來,我覺得還有很多細膩的辦法、細膩性的創造,讓這樣一些行為和這樣一些項目取得更大的社會價值。

 

 

《新聞有觀點》:您剛才講到了多渠道的傳播,確實可能大家都可以發力來做這個事情。其實也想問問您,比如說今天講的故事是一些民間的力量,普通人想要補缺補位或者發揮自己的作用,這個時候我們的基層政府有沒有可能在這個基礎上去做好一些事情,或者說您覺得他們應該發揮一個什么樣的角色,可以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王振耀:基層組織尤其是基層政府或者說地方政府,比如說我們一般會說到區政府、街道、居委會,就是社區層面的組織其實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這是兩方面的對接。其實上海是最早在城市里面做這種現代化的基層治理體系的探索的,我覺得上海在全國過去很多年都是走在前面的,其實20多年前他們就在做各種各樣的探索。

 

我覺得現在完全可以把抗疫工作和原來的治理體系、社會參與結合起來,因為抗疫開始的時候大家會緊張,但是持續時間一長,它其實是需要很多機制性的調整,既有大的國家的體制機制,但同時更多的是一些基層社區、基層街道居委會來善于注意發現一些典范,類似這樣的典范我估計在上海還會有千千萬萬個。如果我們的街道居委會把它納入到基層治理體系,其實可以用很多這種我們過去多年行之有效的基層治理體系來加以升華,加以推廣,加以對接,組織各種各樣的群眾性的活動,讓我們當前的疫情防范更有效,把社會凝聚力強化起來,這樣在應對疫情的時候就會更有力量。

 

同時我也覺得社會組織方面也要注意和街道居委會加強配合,形成一種互補,把這些真正立足于中國大地、立足于社區居委會的這些群眾的力量、社會的這種積極參與,匯合成巨大的抗疫力量,從而讓政府擁有更多的社會資源來開發,來引導來升華,通過很靈活的方式來對接社會資源,通過發現和表揚,跟外界多加聯絡,這樣它就能形成一種很大的社會資源的動員能力。

 

 

《新聞有觀點》:確實這個動員能力是我們在這個時候更需要的,就像您剛才說的,可能基層的這些政府機構、社會組織、社區都可以發揮作用。其實我們探討疫情防控下的像您說的普通人的公益,包括把公益怎么去放大,探討這個話題的背景肯定是大家在這個過程當中都非常不容易。所以您剛才說到了社會動員,我最后也想問問您,您有沒有什么建議給我們這些配合疫情防控現在生活常態也已經被改變的普通人?大家這個時候可以去配合點什么去做點什么?

 

王振耀:從武漢抗疫的時候,其實有很多普通人的故事都是讓人落淚,我認為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這樣一個大的宏觀氣氛中,我們普通人還可以做很多事情。在社區里面,大家可以用微信來互相改變過去大家社區里面往來不通的情況,這些教授們已經給我們做了一些榜樣,需要加強社區里面的溝通,形成多種形式的互助行為。

 

因為我們有一個很大的社會資源,就是鄰里互助,鄰里互助再加上主動的參與,比如說到居委會申請當志愿者,到居委會主動動員發揮自己的特長,不要讓居委會唱獨角戲。

 

干部們在這種時候常年值班,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也回不了家,他們的情緒也需要舒緩,我們普通人都可以主動地想一想行動起來,在社區范圍內組織起來。其實上海有很多社會組織,讓社會組織和社區之間也形成有效的對接,從而形成多方面的社會紐帶社會網絡,把平時很有效的一些運行機制轉化為疫情應對的這種社會資源。

 

我覺得我們每個人應該說都能為疫情貢獻,其實在家里就能夠形成一種很大的社會洪流,就是每人奉獻一點點,其實它會形成一個巨大的社會力量。武漢抗疫的時候大家也都說再大的困難除以14億就會變成很小,再小的奉獻乘以14億,那就是巨大的力量。

 

以上海為例,我們巨大的困難除以兩千多萬人,它也會化為很小的困難很好克服。再者,很小的奉獻乘以兩千多萬,它會是多么大的社會資源,我覺得事情很多,需要我們這個時候行動起來。

 

專家:王振耀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

文章來源:中國之聲